踮起脚尖亲吻阳光806

一生等一次合唱💛

我依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待,期待他会变得善良

那个把三只带到我们面前的人啊,是我永远在怀念的人

十月打滚儿:

话说自从黄锐从时代峰峻离职之后,我听到非常多的恶评,应该是和后辈们有关,不太了解。有一次在微博上提了几句黄锐相关的,都不算是夸他——毕竟有了TFBOYS的这个奇迹般的光环,他从前做的每件事都与推动光环有关了,有人就来告诉我:他现在就是个垃圾。我心里想的是,现在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

今天看到这个,来龙去脉不清楚,但有转发的朋友说“视频结尾他都出声了还不算参与”啊,莫名觉得有点好笑。我不知道对TFBOYS噤声两年的黄锐第一次开麦讲这些是为了什么,不过能引得时代峰峻发个声明跟他撇清关系,还挺能的。

反正对于16年辞职前的黄锐,我怎么都说不出“跟他无关”这种事吧,毕竟我搜索我那几万条微博,关于“主页君”,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条,他在台湾回来黑成煤矿工人的照片引发我二十分钟的爆笑都忘不了。

从粉丝角度,就只记得到这些。只记得我等他策划的少年go,每周五心急如焚喊主页君放狗,要去偷他硬盘。男自带有他强烈的个人喜好风格,AKB的歌做了BGM,还有一首古老的日剧插曲。狗三里他有次说“大家就像焉了的柿子”,当下也觉得很好笑。当年的马鹿ACG采访、各种cosplay,王俊凯微妙的中二感,以及小孩儿们关于偶像品格的树立,不能说和他无关,毕竟,他的川普别人也模仿不来,虽然我不太明白他怎么普通话又川又台,奇奇怪怪,有时候还挺怀念的。

16年左右前后的所有视频行程我都烂熟于心,我把这归结于我当时年轻记忆力好,以及确实是沉迷得相当深。有一次的舞台后台,王源似乎是相当相当紧张,紧张到自己躲到角落不说话,摄像头靠近他,黄锐问他是不安吗,他说了什么我都不太记得,黄锐只是小小声说:那就是不安呢。

我真的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把他当个八卦人物,或许黄锐在我心中也就是个人设,类似于有求必应屋里的隐士,我转发微博100次说想听合唱,他放出了掌声响起来,我转发微博1000次说想听合唱,他带着小孩去唱了明天你好。有求必应屋在他发出离职信的时候彻底失效了,他在信里说:小孩说,如果你有想做的,就去做吧。有时候觉得这场追星最特别的就是,它的符号意象和仪式感实在太强了,每个节点,每个情节,都散发着强烈的暗示,就像一个天生具有天赋的小说家,下笔就是伏笔。

有一年黄锐生日,有岛民在餐厅碰见了他。很得体地送去了餐点加上小卡片,说谢谢你培养了小凯源源这么优秀的小孩,蟹粉小汤圆祝你生日快乐。我觉得“岛民”和“黄锐”也是两个符号意象,它们之间存在的是像江湖相遇的情怀,拜别的时候都不小家子气。

只是再看看乌七八糟的微博或者生活,才发现故事只是故事而已。黄锐仍然在进行自己的事业,TFBOYS继续大红大紫,他培养的爱豆粉丝骂他,他的前公司发声明反驳他,我们这些曾经追着他喊“交出硬盘不杀”的人,有的早就离开了圈子,有的忘了他名字,有的还能伤肝动气。

我只记得长长的故事,并随时想起。

我一直想知道到底什么是同性恋,只对一个同性有感觉算不算同性恋呢